歡迎光臨中國鰻魚網

每一碗鰻魚飯的主角都遨游萬里而來,有史詩一般的生命歷程


鰻鱺,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鰻魚。每年秋末,人們發現鰻鱺們紛紛離開江河游向大海,來年春天,又看見小鰻鱺從海洋回到江河里,卻從不見大鰻鱺的歸來。多少個世紀以來,人們甚至無法判斷鰻鱺的性別,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相信:鰻鱺沒有性別之分,也不用交配生子,它們來自于大海無盡的深淵里,因此他稱鰻鱺稱“earth worms”。


如此夢幻的場景為哪般?先賣個關子。

這個說法聽起來當然很荒誕,但大鰻鱺們究竟游去了哪里,卻一直都是個謎......

當一份愛沉入海底,當一條魚成了謎

亞里士多德所說的是歐洲鰻鱺(A.anguilla),它與日本鰻鱺(A.japonica)以及生活在美洲冬岸的美洲鰻鱺(A. rostrata)都屬于淡水鰻魚,淡水鰻魚在分類學上同屬于鰻鱺科鰻鱺屬。世界范圍內共有十九種淡水鰻魚,除了歐洲鰻和美洲鰻分布在大西洋沿岸,其余十七種淡水鰻魚皆分布在印度洋和太平洋沿岸。


尋找鰻魚神秘的出生地,一直困擾了人類好幾個世紀,直到二十世紀初這個謎團才被解開。最先揭開歐洲鰻生活史秘密的人是丹麥生物學家約翰·施密特(Johannes Schmidt,1877-1933),在他之前的研究者甚至還不知道淡水鰻在海洋中產卵,而把鰻魚的幼體當成不同的種。1905年,施密特開始對歐洲鰻的生活史進行大規模的考察,他動用了數百艘商船,帶了各式各樣的網具,在浩瀚的大西洋上如大海撈針一般采集著鰻魚幼體的樣本。


“心形”為神秘百慕大附近的藻海海域,歐洲鰻和美洲鰻的交配地。

施密特經過鍥而不舍的追尋,最終才發現,丹麥境內的歐洲鰻都是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東側海域的百慕大三角附近的藻海(Sagasso Sea)誕生的。經過生物學家們進一步探索,驚喜的發現美洲鰻的誕生地也在藻海海域。劇情似乎在朝這個方向發展:歐洲鰻和美洲鰻感受到了愛的召喚,分別從美洲東岸和歐洲西部出發,不遠萬里橫跨大西洋,在神秘而貧瘠的藻海邂逅,然后...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那遙遠而漂浮著馬尾藻的彼岸,是鰻魚愛的歸宿。

雖然歐洲鰻和美洲鰻外形相似,但在形態學上卻分屬不同的種,它們或許會在藻海相遇,但一定只是遙遙相望,然后各自洗洗睡了。它們只會與同種交配,出生后的小鰻魚也是向左走和向右走,各自踏上漫長的成長之路,等它們長大,也會像它們的父母一樣遨游萬里回到自己的出生地,鰻魚為何會選擇如此遙遠的繁殖地,至今仍然是個謎。


日本科學家自上世紀三十年代起開始尋找日本鰻的出生地,科學家們從日本近海逆著黑潮一路往南追尋,鰻魚幼苗的體型越采越小,經過了半個世紀的努力,東京大學海洋研究所研究船“白鳳丸”在馬里亞納海溝西側采集到1000多尾10mm長孵化不久的鰻魚苗,經過仔細的DNA比對,最終在1991年確定了日本鰻產卵場的大致范圍。


日本鰻的產卵場似乎逼格更高,在茫茫太平洋中間世界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西側的海山附近,海山是海洋中接近水面的水下島嶼,聽起來就很浪漫是不是,海山的背面水流緩和且有隱蔽物,想必是鰻魚戀愛生子的理想場所。至于日本鰻為何會洄游五千公里來到這里產卵,至今仍不為人知。

溫馨提示:以下內容可能會帶來不適,但看在鰻魚飯的份上還是忍了吧......

史詩一般的生命歷程

生物學家們曾經也沒有預料到鰻魚的生活史和體態有如此曲折的變化,鰻魚屬于降海洄游性魚類,成熟的個體于每年秋冬季順河游入大海,在大洋深處產卵,幼苗隨洋流漂送,最終借助漲潮溯河而上在淡水中成長。

“無法破解,帶著海洋之力,是洋流攜我們而來,一份幼鰻的記憶,為了再度重返。”----哈利·克里夫頓

那一碗甜美香糯醉人的鰻魚飯

鰻魚飯幾乎成了鰻魚料理的代名詞,日本在每年盛夏有食用鰻魚的習俗。不過,鰻魚真正肥美的季節卻是在洄游前的秋冬,準備相親的鰻魚體內蓄積了肥厚的脂肪,味道也更佳濃郁醇香,盛夏的鰻魚反而相對清瘦,口味也寡淡。所以,這個習俗的形成只不過是早期商家為了在淡季增加鰻魚銷量的一種營銷手段,據傳是源于平賀源內的一句廣告詞。

鰻魚飯的米飯粒粒分明如珍珠一般又要有一定的粘度相互緊緊貼合,使得醬汁在米飯的空隙間緩緩地流淌彌散開來。恰到好處的柔軟度能襯托出鰻魚獨特的口感,在口腔中不突兀又不失米粒本性。米粒和醬汁若即若離,交相輝映,閃耀著琥珀一般的迷人光澤......

鰻魚會不會就這樣被吃光了?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日本鰻鱺和美洲鰻鱺列為瀕危(EN)物種,而歐洲鰻鱺甚至被列為了極危(CR)物種,這三種鰻魚的野生種群受到了嚴重威脅,吃貨們也是功不可沒。野生的吃沒了那就人工養殖唄,這一套人類還不是駕輕就熟。鰻鱺在一旁高冷的看了你一眼......


鰻魚是所有養殖魚類中,唯一完全依賴捕撈野生魚苗的魚種。目前無論是野生鰻魚或是人工養殖的鰻魚,都無法在人為的環境下自然性成熟。早在1934年法國人就開始了歐洲鰻的人工繁育試驗,注射異源性促性腺激素催熟。1973年日本學者Yamamoto和Yamauchi已成功地利用鮭魚腦下垂體抽取物注射日本鰻,獲得了受精卵并孵化出仔魚。


日本鰻仔魚對食物極其極其地挑剔,人工環境下很難模仿仔魚的天然食物,于是用冷凍干燥的鯊魚卵添加多種蛋白質、礦物質和維生素調配而成的飼料代替,但依然不盡如人意。柳葉鰻的成活率始終極低,只有大約0.01%。而且人工環境下幼苗發育成玻璃鰻所需的時長是自然環境下的兩倍,且帶有各種缺陷。目前培育出一尾鰻苗的成本需要大約30萬新臺幣......這堪比黃金的人工鰻魚苗顯然無法商業化量產……


于是便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種夢幻場景,那是漁民們在用燈光誘捕洄游至近岸的玻璃鰻幼苗,因為這幾乎是餐桌上鰻魚的唯一來源。如今市面上野生的日本鰻鱺已經相當罕見,幾乎都是靠投放野苗后人工養殖。野生鰻魚苗的價格也是堪比黃金,請教業內人士得知,今年日本鰻鱺苗的價格也超過20元每尾......


即使科學家們能克服困難成功提高鰻魚苗的人工繁殖的成活率,還存在著另一個考驗。鰻魚的性別決定屬于后天型,主要受周圍環境影響。種群密度低時,鰻魚主要發育成雌性,種群密度高時,大多發育成雄性,人工飼養的結果很可能是得到一池子好基友,無法再繼續人工繁育。也難怪亞里士多德感嘆鰻魚沒有性別之分,并且它們似乎也真的來自大洋深處。我們平時餐桌上的養殖鰻魚都沒有達到性成熟,它們也從沒有感受到愛的召喚,近年野生鰻苗連年欠收,真心希望它們的野生同伴們都能順利的返回大海。



每一碗鰻魚飯的主角都遨游萬里而來,這個星球上一個神奇物種與另一個神奇的物種的最大交集。下次再看見鰻魚飯,你的目光里會不會滿是溫柔。

日本黄色视频-欧美黄色视频-黄色视频免费-黄色视频网